我的父親的能量是一種低的狀態 而母親則是不平易怒

衝突起來時他們則相反 (現在寫來發現他們很合 跟平時以為的不合正好相反= =)

父親有種對他的人生從呼風喚雨意氣風發 突然地工作中斷沒有經濟收入 延續到老年仍有的憤憤不平

雖然後續有拉回來也是順利拉拔大孩子 到現在收入仍穩定 年至70仍有相當好的收入(他喜歡工作沒事做會擔憂)

 


 

 

寫到這裡突然意識到 這是典型的列木尼亞或者亞特蘭提斯的特質

意氣風發然後崩斷殞落 所以在傲慢中混合著低迷與憂傷

 

媽呀 怎麼現在的人生還在演這個 所以是生生世世都一直演 演不停?!

嚇!

現在定下心想 發現好多人是這樣

如果不是外顯地發生

那麼至少在內在 從年輕漸至老年 都有這樣的失落存在

(天曉得因著年老累積而來的智慧是多麼豐盛飽足的事

但我前陣子有感覺到年紀漸大的擔憂 是閃一下就過 所以感知到集體意識的流)

 


 

 

所以 是內在過去的這份擔憂 形塑出現世的生活? 這個我得來好好思考~

Q: 所以我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A: 沒有。不用

 

Q: 我裡頭有類似的能量特質嗎?

A: 是的 那是一定 因為你是他們的孩子 承接了他們的能量特質(基因與家族的業)

 

Q: 巴關你是不是希望我留在家裡(我現仍住家中 手足中也只剩我)

A: 是 這是祝福 不是你以為的絆住 你可以清楚看見人 他們不是你的父母親 他們是獨立個體 他們是個體也是群體 他們也代表多數人

突然間這變得好有意義(我留在家中) >___<

 

今天吃好多冰 胃有點緊不舒服 暫停不寫

 

 

 

OM Chand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