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年後的重逢——心靈與生命研討會第四天

作者:李江琳

上午的主講人是洋喇嘛馬修•理卡德(Matthieu Ricard)。馬修是尼泊爾加德滿都一所藏傳佛教寺院的喇嘛,他經常出現在達蘭薩拉,因為他從1989年起就兼任達賴喇嘛尊者的法文翻譯。他出生於1946年,父親是已故當代著名法國思想家Jean-Francois Revel,母親是當代法國抽象主義畫家Yahne Le Toumelin,是一位佛教比丘尼。馬修本人曾經師從諾貝爾獎獲得者Francois Jacob,1972年在著名的巴斯德研究所獲得細胞遺傳學的博士學位。照他自己的說法,取得博士學位以後,他就開始了畢生的“博士後研究”,研究的卻是東方佛教。或許是“順理成章”,抑或是“因緣成熟”,總之,馬修削髮為僧,成了一位藏傳佛教僧侶。他拜兩位著名仁波切為上師,而他的最高上師就是達賴喇嘛尊者。

馬修高大健壯,一身絳紅袈裟,剃著光頭,走在達蘭薩拉街上,所有的人都認識他,他也似乎認識所有的人。他說著一口帶法語口音的英語,精通藏文,也精通佛教經典。他興趣廣泛, 研究佛經、修練打坐之餘,還研究地球上動物的遷徙,並出版過專著。他愛好攝影,出版過多部影集,攝影作品被很多西方雜誌採用過。他和他的父親一起出版過一本哲學著作,書名就叫《和尚與哲學家》;他與一位宇宙學家一同出版過一部有關量子力學和東方哲學的書,還撰寫和翻譯過其他著作。他把他得到的版稅全部用於120多個人道主義項目。他的朋友們認為他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上一次在南印度召開的第26屆心靈與生命科學對話會上,我就看到他作為主講人出席。他是西方人,卻是代表東方佛教的一方,講的全是藏傳佛教方面的內容。那一次對話會上,他也有過一次主講的機會,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講完以後,達賴喇嘛尊者稱讚了他,說他講得不錯,這位洋喇嘛頓時就像得到老師表揚的小學生一樣,激動得滿臉通紅,握著達賴喇嘛伸出的手,連連低頭觸額,頂禮致謝。這一次,我注意到,他坐在達賴喇嘛旁邊的主講席上,仍然顯得激動而緊張。不過,今 天他講得實在是精彩。

今天馬修•理卡德主講佛教對“慾望”的看法。他首先指出,從佛教角度來看,“慾望”產生於“無知”(ignorance)。 “無知”有兩方面,一是不了解事物之間的因果關係,二是對實在(reality)扭曲的認知。由無知產生分別心、仇恨、渴望、傲慢、嫉妒等負面情感,這些都是痛苦(suffering)的來源。以佛教觀點,“成癮”是喪失了心靈自由。那麼,當人們處於“渴望”這樣一種強烈的精神狀態時,應當如何應對呢?馬修指出3種方式:1. 滿足;2. 壓制;3. 採用一些更高明的方法。很明顯,對慾望的滿足或者壓制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那麼,什麼是更高明的辦法?

作為資深佛教僧侶,馬修指出,“渴望”(craving)是一個心理過程,這個過程有三個階段,即“之前”、“期間”和“之後”,也就是“渴望”產生之前、 處於“渴望”這種心理狀態之中、“渴望”過去之後。從佛教修練的經驗來看,這三種狀態都有對治的方法。馬脩大致介紹了一些佛教裡對治負面情緒的辦法。這些方法都與觀想和分析有關,其中最重要的是“覺察”(awareness)。覺察不僅僅是覺察情感的產生、發展、強化的過程,還包括覺察自己對事物的錯誤認知,而覺察力是可以通過訓練來提高和加強的。不過,他說,應當根據各人的具體情況來選擇訓練方法,有些方法比較精深,不適合初學者。

馬修講完後,有人問他,這些佛教中的心理訓練方法是否有可能從佛教中“剝離”出來,應用於非佛教信仰者?在緊張繁忙的現代生活中,絕大多數人不可能像佛教僧侶們那樣,花很多時間來打坐冥想,這些訓練方法是否能讓成癮者受益?科學家們就這些問題進行了一番討論,尊者和有冥想經驗的科學家們都認為,佛教中針對各種負面情感的對治方法完全可以從宗教中剝離,用於大眾,這也與達賴喇嘛尊者近年來提倡的世俗倫理觀念相符。

下午,西方文化傳統出場,講的是基督教傳統中的冥想和修行,這一傳統是怎樣應對慾望和渴望。主講人是美國艾莫瑞大學的宗教學教授溫迪•法雷博士。

溫迪•法雷教授的研究重點是西方早期基督教的女神學家,宗教對話,神學經典文本,當代倫理問題,以及基督教中的冥想修行實踐。她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學者。在她的著作中,她不把上帝作為一個人格神,而將上帝作為一種慈悲的象徵。她從人間的“苦難”(suffering)而不是從人的“原罪”(sin)來解釋善惡問題。她的著作還涉及了宗教中的倫理和哲學之間的關係問題,冥想修行問題,民間傳統,宗教間對話問題等等。

今天下午的演講一開始,溫迪•法雷教授引用公元四世紀到七世紀基督教沙漠修行派,以及十二世紀貝幹諾派世俗修行者留下的詩句和格言,介紹早期基督教對人類慾望的詮釋。早期基督教的冥想修行者認識到,人類慾望可以區分出健康的慾望和扭曲、病態的慾望。當慾望呈現出不健康的形式時,就成為一種“渴求”,這是一種類似成癮的精神狀態。 “自我”(Ego)在焦慮與渴望的驅使下,把世界看成是一種能夠得救的承諾。利用外部世界來滿足慾望,將導致自我毀滅。負面的情緒, 比如憤怒、虛榮、焦慮、色欲等,其根源在於人的心靈。早期基督教傳統提出,人們可以通過反觀自心、打坐冥想、慈悲善行等方式來醫治病態的慾望。

在她講述過程中,達賴喇嘛尊者數次插言,指出佛教傳統與基督教傳統在理解“慾望”和應對負面情感的相近之處。

溫迪•法雷教授的演講內容豐富,清晰嚴謹而富有激情。她一邊用詩一般的話語解說,一邊在大屏幕上打出一張張照片。在場的人,無論是歐美來的科學家、都旁聽客人,還是穿著袈裟的西藏喇嘛,全都沉浸在溫迪•法雷教授所呈現的基督教傳統的宏大心懷和智慧之中。最後,溫迪教授說到,在現實世界裡,我們都很善於區分人和人之間的不同之處,諸如種族的不同、貧富的不同、社會地位的不同。相比之下,在這方面耶穌卻是一個“弱智者”,他看不出人類的這些區別,他只看到我們都是一樣的人,我們有一樣的心靈,肩負著一樣的神聖。她說,當我們心懷慈悲的時候,我們心裡就都有一個耶穌基督,我們就是基督。最後,她面對達賴喇嘛,神情莊重地說,“我想說一聲感謝,感謝我們傳統中的所有修行者,感謝基督教和東方佛教今天的這次談話!”緊接著,屏幕上出現了達賴喇嘛尊者和著名天主教靈修士托馬斯•梅頓合影的黑白照片。

這 是一張1968年的照片。 45年前,來自美國肯塔基州天主教修道院的修士托馬斯•梅頓來到達蘭薩拉,和流亡中的年輕達賴喇嘛談了三天。這是西方天主教傳統和東方藏傳佛教傳統的第一次對話。遺憾的是,這次談話後不久,梅頓在泰國不幸觸電身亡,但是他和達賴喇嘛一起開始的對話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延續到今天的會場上。

達賴喇嘛看著這張照片,久久不語。可以看出,尊者看到這張照片時,深深地感動了。我想起今年一月,我在新德里採訪尊者時,他詳細地告訴我他與托馬斯•梅頓的談話。他告訴我,托馬斯•梅頓是將他引入天主教的第一人。

最後,尊者說:“從這張照片看,我那時候可比現在年輕多了。”全場頓時爆發出一片笑聲。尊者又說:“這是提醒我們世事無常。”他的話又引起一片笑聲。此刻, 我相信在場所有人心裡都會感受到一種莊重的歷史感。今天,在尊者居所的會場上,我們正在見證著東西方兩大文明之間的對話,見證著歷史。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四十五年後,達賴喇嘛尊者與托馬斯•梅頓在達蘭薩拉以這種獨特的方式重逢了。

 

 

OM Chand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