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憶起

 

入門書 憶起Jo leave by ship, I stay as her wish.  I don’t choose “stay or leave” (leave or stay) just accept.  Cos my talent. (天賦.才能)

 

She say:總是要有人留下來

因為她選擇leave 我只能接受stay

(why二選一? 我們兩人 between us? 沒其他人? 其他具有同質身份的”?)

有 你和她 只是代表 有一群是留下 大部分是離去 Sa就是其一(留下)

【畫掉】no她是leave的人. Jo

吃很多苦 留下 揚升計畫 enrise others (想到Amira 停了 沒想下去…..)

enrise:怪字 後有查 保留原字

 

憶起 不多想猜臆 就寫下

 

-------------------------------------------------------------------------------

11/20

(凌晨)

接連多日 坐在聖壇前時清楚聽到有很多人等著要幫你沒特別探知來源

到昨晚點了香和巴關連結 連結好微弱 和平常強烈厚實的連結感不一樣

聽到超小聲(好遙遠似)巴關聲音說:和我的連結到此 交給其他()

….我怕 不要 索求不肯 後說交給Ama/愛 我才作罷 但停止對話不肯繼續下去

不太肯定發生什麼事 就停止

 

(中午)

看書(桃樂市)看到陸地沉沒 看見(想起)我留下女祭司身分/工作 

看見那時我是最後一批留下的人(是的 那時就是女祭司身分 所以時常有人這麼喊我 我一直以為是埃及時期的身分 怎麼還一直這麼叫 很執著捏 今天才知道是更早的身分 更深的記憶/經驗) 書上寫的就是我那時的記憶 片刻不差 但我沒有哀傷 所以不像書上寫的那樣痛 反而有種平靜 知道事情會很好(一切都會很好) 但我感受到他人的哀傷 以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想法 <<他人的念頭入了我的意識 所以在我靈魂深處一直帶著這樣的傷痛和念頭 一直不斷輪迴轉世

 

 

(下午)

在本子上寫下看書引發的傷痛 寫著寫著很驚訝

發現跟前些日子寫的內容連上

~和前些日子看到太空船leave (Jo,Sarani)傷痛不知why 連結上 

 

果然翻了前一頁就是上面虛線前寫的內容 11/10 今天是11/20

十天前我先憶起些內容 然後被引導去買早就知道卻沒入手的書

看了書再想起一點 記憶一塊一塊拼上....我快要瘋掉 整個人再度崩潰

中午看書時已經崩潰一次 >____<"

 

→ 我感知他人的怨(Jo) 我自己沒有 神安排一切 這說明之前有段時間對Jo有股憤怒情緒 好幾次發現 但我實際看見她和她一起時並沒有(有向她說過) 但沒有繼續想 放著 (記得告訴他)

 

→那是她的工作 必須決定誰適合(留) 這是痛苦決定 不責怪 

時間那麼短 只能以靈視(預言)往後靈魂轉世 快速判斷 決定留下人選

他夠強壯足以應付....感覺他被了解後 這部份的情感開始流動 能量釋出....

 

選擇"拋棄下"的痛不亞於"被棄下"的痛 且之後要重建(秩序) 需要專注力+正向工作著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專案人員" >__< ~判斷 決定 分工 執行 媽媽呀 早就在做這事

 

在裡頭看見"信任" 不執著擔負的責任(為何) 留下和離去都一樣重要

 

→ 在寫下心緒時聽見Jo說 我留我的愛下來 傷

所以才會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意念產生留下

(清理) 那時情境需不入意識 我還是起心動念了 唉~這就是不斷輪迴必須清淨潔淨淨(進)化的部份 心疼自己(不心疼自己) 全新全然付出(不付出.沒有付出) 就做 沒有人 沒有思想


→之後的事(Jo&Sa)我不知....最後我將能量封住 進入沉睡 只有我自己能開封印 

(因為是自由意志下"我"封住) 我封能量時 有幾個人在旁 被一起封起 佳琪 Even 大V

媽媽呀 原來我們的因緣是從這麼早開始 這麼重要的人 現在出現

邀請第三人~大V參加12/17的party 他立馬答應 :)

巴關說是時候解除封印 現在就如同當初情景一樣

 

這次Jo和Sa去印度 巴關要我"留守" 我覺得奇怪幹嘛留守

在她們離去當天 感覺到能量移轉/轉變 

現在知道是情境人物重回 Jo.Sa"leave" ─我"stay"

這次要我stay台灣即是體驗過去stay這件事


或許在這時刻想起 就是要重返當時景況 再來一次 而我們各自擅長 已變得不一樣

能用最好的、所知最棒的方式和態度 面對現今的大蛻變及揚昇

 

謝謝巴關謝謝神 謝謝所有知道不知道的家人 看得到看不到 感覺得到感覺不到的家人朋友 

讓我們有幸"再次"面對當時一樣的情景 而我們早已不同 得以將學習來的經驗用上 穿越 

 

※後記-要和Sa姐說這件事 讓她不再"怨" ~我後來感知到那股怨來自於她 覺得為何將我留下 但Jo只是做該做的事 她知道怎樣做最好 

 

※再後記:Sa姐只是個代表 代表某種類型 思想 不一定是指她 

我們三個只是各自代表 在穿越時全然經驗"它" 但過後就要放下 

知道或許只是集體意識能量藉此釋放 不必太認真往自己身上撈

OM Chand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