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合 一以兩條途徑行進。前期的,甚至至今我們還在用的途徑,是我們所說的“長路”。也就是,我們首先改變你的大腦,將你喚醒。這意味著一個在你的大腦發生的改 變,由此你就能毫不費力地與“如是”待在一起。這是你必須要練習的。起初,你必須付出努力並與“如是”待在一起。然後,努力慢慢停止,成為自動的——毫不 費力地與“如是”待在一起發生了。而你持續這麼做直到超過49分鐘,當超過49分鐘的改變發生,生理的變化就發生在你的心。就像大腦的改變一樣,心也改變 了。
 
心和腦緊密相連。但我們的境況是,總是頭腦控制我們所有的行為。現在,一旦改變發生,心就開始掌控我們所有的行為。我們管這叫做“基督教式的覺醒”,亦或是你發現到無條件的愛。這個覺醒發生了。一旦這個發生,大腦就已經改變了,他們持續超過49分鐘,我們就進入“道教式的覺醒”。
 
在道教式的覺醒中,你就是簡單地隨順生命,就開始自動發生;或者帶來伊斯蘭教式的臣服,或是我們稱之為“伊斯蘭教式的覺醒”。這就是所發生的。而之後,改變開始發生在所謂的“眉間輪”,昆達里尼移向那裡,在那兒你發現“佛教式的覺醒”。
 
在佛教式的覺醒,就完全沒有渴求了,也沒有見解,佛教式的覺醒發生了。而之後昆達里尼進一步上升,頂輪被啟用了,然後你就到達了“印度教式的覺醒”。在印度 教式的覺醒,你的各個感官脫節,舉個例子說,當你看的時候,你就不能聽;當你聽的時候你就不能聞,當你聞的時候你就不能觸摸。而五感運作看起來就是像是一 切在同時發生一樣,因為這些感官如此迅速地被協調在一起。這就造成了你存在的幻覺。
 
事實上,你並不存在。但五感卻在製造著幻覺——一個由你的大腦製造的騙局上演著,好像你存在一樣。在印度教式的覺醒,感官統合協調的速度慢下來,也就是當你 聽的時候,你不能聞,當你聞的時候你不能觸摸——在幾分之一秒內,它是分離的。一旦這發生了,“自我”就消失了,你所謂的“生理性自我”就消失了。
 
如果你看一顆樹,你並不在那裡看著樹。就只有樹。如果你看著月亮,你並不在那裡看著月亮,只有月亮。它充滿了你的意識。這就是全部。你不存在。當你看向天 空,就只有天空。不管你看什麼,就只有那個存在。你不存在。這就是印度教式的覺醒。所有這一切發生,一步一步地,你必須繼續實修與“如是”待在一起。
 
一旦你在生命中得見具體顯化的個人神(Paramatma)的智慧身,之後,只要你說:“我要基督教式的覺醒!”,一個合一祝福,就是了。你必須說:“我要 佛教式的覺醒!”一個合一祝福,就是了。“我要伊斯蘭教式的覺醒!”一個合一祝福,就是了。“我要印度教式的覺醒!就是了。以上,就是我們所說的“捷 徑”。
 
另外的就是長路。所以時下,我們開兩種課,比方說,對印度以外的學員,當我們說到“合一深化課”就是以長路的途徑下功夫。
 
至此,我們談到過阿迪·商羯羅穿越光融入本源或稱OM之境。所以,大約1000多年前,他就唱誦這樣的詩句:
 
抱歉,停了一下,我們這邊會繼續這個唱誦。
 
現在,比方說我們即將開始的稱作“特殊合一深化課”(譯註:指2013年11月22-12月22日在合一大學開設的課程。2014年8月1日-30日將有第 二次這樣的特殊深化課。2014年4月2日開始的“合一108”課程也屬於這樣的捷徑。),我們教導學員“捷徑”。所以,有長路,有捷徑。隨你選擇你要 “長路”還是“捷徑”,那純粹是你個人的事。
 
 
(Vikram Ji唱誦了“Nirvana Dashakam”的第一節,阿迪·商羯羅作——這個聖詠的十節包含著所有吠陀唱誦的精華。每一節都以“Shiva Kevaloham”——我是純然吉祥的形式”結尾。)
 
現在,有誰已經體驗到了所有這些境界了嗎?是的,絕大多數其個人神已經變得活生生的指導老師都已經體驗到了所有這些境界,你們的指導老師,Vikram Ji已經完完全全體驗到了所有這些境界。他是從他個人的體驗來談話。
 
給你們所有祝福!很快你就也會體驗到所有這些境界。這已經開始發生在人們身上、發生在奉獻者身上,而且,這也將發生在你們身上!愛你們所有人!非常愛你們!愛你們!
 
(Moi譯自2013年11月22日巴關對迪拜合一社羣的達顯)
 
 
 

OM Chand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yla
  • 謝謝巴關 對不同學習的覺醒做了完整說明~無論是基督教式的、道教式的、伊斯蘭教式的、佛教式的.....